超能空少快穿之女配高辣H 女友系列辣文全集

虞姬双腿微蜷,横陈侧卧,一双秀眸似睁似闭,漆黑的秀发散落在肩头。 龙天羽此刻已经除去身上的衣物,靠了上去,毫无间阂的接触,一团烈火顷刻间在两人血液中燃起。 https://www.mmzzhi.com/wp-content/uploads/2019/10/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330.jpg 当虞姬醒来之时,夜已渐深,一轮新月独自在空旷无边的夜空垂泪,泪水晶莹的飘散在黑暗的夜空中,形成点滴星光,使这夜空更加的寂静、孤独。 她爱不释手地在他坚实宽阔的胸前画着圆圈,当场所愿,心中顿时充实不少,终于有了归宿,虽然认识他不到两个月,但这两个月却是她最快乐的日子! 他的才学、他的身手、他的气魄、他的温柔无不吸引着自己。 龙天羽也转醒过来,低头见怀中的虞美人像八爪鱼般缠绕在自己的身子,小手不断在自己胸膛上画着圈,微微一笑道:”你可知道,如此逗引我,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虞姬脸颊晕红,柔笑道:“我才不怕呢,刘大哥疼爱虞儿还来不及!” 龙天羽点头道:“这倒不假,只要我龙天羽在世一天,就不会让任何人敢欺负你!” 虞姬紧贴他的胸膛,芳心安定,但愿此情天长且久,能与心爱的人厮守一生,相夫教子,便是集万宠于一身的名姬身份也不稀罕要了。 翌日清晨,龙天羽收拾情怀,与虞姬踏上南下之路,二人游山玩水,晓行夜宿,中间当然少不了浓情蜜意,悱恻缠绵。 虞姬初尝的滋味,由少女变成了少妇,开心得整日在爱郎面前载歌载舞,尽是江南小调,颇有楚辞之风,令龙天羽也不由得钦佩她的才艺,倘若在自己那个时代,一定会成为娱乐圈超级巨星、红遍世界的女艺人! 龙天羽将一袭碧绿霓裳裙的虞姬抱在马背上,与佳人共骑而行,周围尽是尚未开发的土地,无穷无尽的参天森林,骏马、鹿群、山羊、野兔随处可见,还有无处不在的野狼,有时整群追在马后,令人行程充满刺激。 这日来到一处林地,忽闻远处树林后传来阵阵兵器交击之声,虞姬身子微微一颤,倦缩在爱郎的怀中,一脸吃惊的神色。 龙天羽心下好奇:乱世多贼盗,此处林地密集,不知何人在此厮杀打斗?转身向着虞姬轻声道:“我们去瞧瞧,你在我后面不要出声,如果有危险我们策马就跑,倘若有人需要帮忙,为夫正好路见不平,行侠仗义!” 虞姬本十分担心,但见丈夫意动,不忍拂他意思,温柔点头。 龙天羽还之以笑,策骑向兵器声传来处寻去,两人来到一处树丛旁,透过林叶向林间一处空旷地寻声望去,只见百余名秦兵正围攻中间一队人马,另方家将武士誓死抵抗,虽不乏好手,但有些功夫浅陋的仆人和手无寸铁的丫鬟却纷纷倒在秦兵剑戈之下。 虞姬一见此景,顿时想到了昔日她所在的歌舞团,被凶狠的秦兵困杀在皇陵之下,不禁心有余悸,掩面依偎在爱郎的怀中,不忍再看! 龙天羽怒气上涌,竟连毫无还手之力的丫鬟都不放过,这秦兵与山贼又有何分别? “啊”忽然一个女子娇呼一声,左臂被剑戟划了一道,身子蹬蹬后退。 龙天羽凝神瞧去,见数丈远处,一位身条纤细、体态婀娜的少女,一袭玲珑锈装,肩若刀削,腰若绢束,轻蹙黛眉,显然左臂剑伤痛入神经。 龙天羽从远处一瞥,看到她那轮廓分明,充满灵气的美丽侧脸,不禁暗赞人美如玉剑如虹。 那少女左臂虽伤,却毫无畏却,娇躯一闪,挥剑又斩杀了两名秦兵,但带伤打斗,额头渗出冷汗,有些力不从心了,再劈两剑,气虚不足,“当”的一声,长剑握捏不住被磕飞脱手。 天羽见状再也按耐不住,救人心切,飞跃马下,疾步冲将过去,动如虎狼,气势凌厉威猛。 眨眼之间已抢先跨到佳人身旁,一揽纤腰避过长戟直刺,随手拔出匕首,以自由格斗的打法,最快的速度、最短的距离插入围攻的五名秦兵胸口,血柱喷出,已成为五具没有生命的尸体。 龙天羽搂住少女的蛮腰,低头向怀中望去,正与对方秋波盈盈的俏目一触,只觉她掩不住的灵秀之气扑面迫来,瑶鼻挺秀,香唇如樱,秀发披垂两肩,娇靥白里透红,明艳圣洁,仪态不可方物,美艳虽较虞姬稍逊,但却多了几分高贵和灵秀。 少女被他一搂,娇躯不由贴靠过去,抬首瞧向身前救已性命的男子,一副英俊脸庞,虎目深邃带着一股灵气,在对方灼灼的目光下,不禁红晕上脸,心儿一阵狂跳,羞道:“多谢公子!” 龙天羽回过神来,大感失态,松开箍住佳人的手臂,微微一笑,并不言语,回头望着不远处,一位秦兵头领正挥剑指挥杀戮。 念到擒贼先擒王,从地上拾起一把长戟,看准方位,用力一掷,长戟寒光一闪,犹如一道长虹飞出,远处秦将愕然一惊,只觉一道劲风袭身而来,先声夺人,急忙轮起盾牌挡架! “啊”一声撕心裂肺的掺叫传来,众人无不吃惊变色,都忘记了激战,遁声望去,只见秦兵将领马上摇摇欲坠;一把长戟穿透盾甲,贯胸而入,背脊破出数寸。 如此臂力和准头,当世少有,众家将武士欢呼喝彩,士气大增,势如破竹。 秦兵被男子神勇所慑,军心涣散,又无将领指挥,顿时溃不成军,四处逃散。 一阵欢呼呐喊后,众武士拥簇过来,迫不及待地欲睹何人竟如此神勇,臂力惊人! 龙天羽丝毫未因成为众矢之的焦点而有任何表情,撕下衣襟一角,为少女的伤口包扎好,关心道:“痛得厉害么?” 少女羞得满脸通红,长这么大向来只会对男子趾高气昂,随意指喝,丝毫不将男子放在眼中,此时心如鹿撞,修长优美的颈项像天鹅般垂下,胸口起伏说不出话来,只是摇头作答。 龙天羽环顾一周,看着众人惊讶的表情,耸肩一笑,也不理会在场这些奴仆和武士,向着虞姬处缓缓走去。 “这位壮士请留步!”有人在身后唤道。 龙天羽转身望去,却见众武士拥簇之中,走过来一位雄伟如山,浓眉深锁,脸带紫金,正气凛然的中年汉子,举手投足之间流露出高贵之气。 大汉拱手施礼,客气道:“本人郭敬,多谢壮士出手相救,爱女与族人才得以相安无事!” 龙天羽听到对方的名讳,愕然吃惊,心道:郭靖?难道是会‘降龙十八掌’的那个?但旋即一想肯定不是,郭靖出自武侠小说《射雕英雄传》,倘若历史真的确有其人,也是南宋之事,怎么会出现在秦朝时期?心中释然,方道:“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郭敬显然对他非常的欣赏,询问道:“不知壮士尊姓大名,乃何方人氏?” 那娇美的少女含羞地站在其父身旁,偷偷地瞄着他。 此时虞姬牵马走到爱郎的身边,挽着他的手臂,关心之情,溢于言表。 龙天羽本欲报上姓名,但没想到初次相遇,并不熟悉,自己与佳人又要赶路,何必节外生枝?况且自己的身份又不知该如何解释,便道:“相逢何必曾相识!我与内人乃江南人氏,尚要赶回楚地,与先生就此别过。” 郭敬微感愕然,咀嚼半晌,才明白‘相逢何必曾相识’之意,不禁对他又高看一眼,说道:“壮士不必多心,我与族人都是经商之人,家族以冶铁起家,专做兵器买卖!” 虞姬“啊”一声叫了起来,说道:“令尊难道便是那采铁矿造出来的兵器便以舟计的郭纵郭先生?” 郭敬微微点头,赞道:“不错,姑娘才资敏捷,我与族人正要赶回寿春,此处距江南尚远,歧路繁多,二位一路行程,风林夜宿有所不便,何况贵夫人美若天仙,理应有人服侍才是;倘若壮士不嫌,可与我等一起上路,途中有个照应!” 龙天羽望向虞姬,征询她的意见,而虞姬则甜甜一笑,表示一切由他做主!龙天羽自觉盛情难却,何况自己又不识去往楚地的路,便道:“恭敬不如从命,路上还要多劳烦先生了。” 虞姬本欲与爱郎共骑,喜欢依偎他怀中的感觉,却被那位美艳与她不相上下的少女热情地拉入车厢,虞姬虽是万分不愿意,但众目睽睽之下,又觉与夫君太过亲密,会被人取笑,唯有不情愿地与少女乘车而行。 郭敬与龙天羽策骑并肩行在前面,俯视延绵不尽的壮丽美景! 途中云杉,冷杉、红杉、铁杉等各种杉树夹杂着银杏、香果树、相树做成千变万化的自然景观,不但是禽鸟栖息的乐园,更会是金丝猴、猕猴、牛羚,花斑鹿出没其间,生机昂然,野树草丛覆盖深山高岭,奇峰异石。 郭敬欣赏着远处山景,随口问道:“还不知壮士高姓大名呢?” 龙天羽谦虚道:“先生莫要客气,在下姓龙,草字天羽,不知那批秦兵为何围攻先生和族人呢?” 郭敬冷哼一声道:“还不都是赵高弄权!自秦王统一六国,收天下兵器,集六国富家十二万户到咸阳,我郭家论财力,六国之内只有三人能及。 第一个就是秦国牧畜大王乌应元,他养的牛马多至不能以头数而要以山谷去量;第二位则是魏国经营谷米和丝绸业的白圭,荒旱之年向他借粮比向某大国借贷还要方便,第三位就是琦顿,他仓库里的盐够全天下人吃上几年的。 只是乌家十多年前,在赢政加冕之时,传闻被秦王连根拔起,诛灭九族,而后二者年迈已逝,家业传入下代便无经营能力,气候大不如前。而我郭家则因六国已灭,战事减少,兵器只能供应秦军所用,生意逐渐滑坡! 近日来二世登基,为巩固权位,逼死太子扶苏,又大肆残害朝中忠良,横征暴敛,肆意享乐,以致群侯分崩离析,各自潜回旧地,家父与部分族人已回到寿春,孰知被赵高猜忌,派出大批秦兵半路阻截暗杀归族的商人,我与小女玉莹及仆人正是第三批归族的人,在此遭遇阻截,幸好有天羽出手相助!” 龙天羽不禁想到:秦统一六国的战争,既是战国末期最后一场诸侯兼并的战争,又是中国历史上最早一场封建统一战争。秦始皇用了十年时间,相继灭掉北方的燕、赵,中原的韩、魏,东方的齐和南方的楚六个国家,结束了春秋以来长大五百年的诸侯割据纷争的战乱局面,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个中央集权的国家。此等历史壮举,不禁令人肃然起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