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别害羞把腿张开宝贝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魏东明搬到了家房网为他租借的公寓,这是陆家嘴地区第一个涉外公寓—汤臣中心。 https://www.mmzzhi.com/wp-content/uploads/2019/10/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333.jpg 这个公寓的住客大都是在陆家嘴地区上班的外籍人士。在19楼朝江的一居室里,魏东明把两箱行李搁进了房里,他走到窗前,触目所及的是黄浦江上来来往往的船只以及浦西外滩上那万国建筑群的画面,再往南面看,南浦大桥、芦浦大桥历历在目。刚才屋业管理处的人员特地指给他看,2010世界博览会就在这南浦大桥与卢浦大桥之间的浦江两岸举办。 就在这时候,手机响起来,魏东明打开一听是秘书的声音:“魏总,有个财经时报的记者来公司想拜访您,不知您现在有时间吗?” 魏东明想了一下后对秘书说:“好吧,我十分钟后回到公司,请客人在会议室坐一下。” 汤臣中心公寓离家房网的办公大厦也就五分钟车程,魏东明匆匆赶到公司。在公司过道上,他刚好遇到了办公室的周主任,他停下脚步对周主任说:“周老师,不好意思,请你帮我买两套床上用品,本来下午我想自己去八佰伴买一下,碰巧有个记者突然来到公司找我。” “魏总,您就不要操心这个了,买床上用品我最在行。” 周主任当然十分乐意为新来的老板效力。 “那谢谢你。床单、被套最好都买单色的。”魏东明不喜欢花花绿绿的。 “好的,您放心吧!” 下班前夕,周主任把选购好的床上用品送到魏东明的办公室并且热情地说:“魏总,要我帮您铺设吗?” “不用再麻烦你了,我下班回去自己搞定。” 魏东明笑着谢绝了周主任的一番好意。 这位四十来岁的上海女人突然好奇地问:“魏总,太太怎么没有来上海照顾一下您?” 魏东明对周主任的问题愣了一下,对这下属的提问,他不好意思地答道:“离婚五年了,一直单身啊。” “噢,对不起。” 周主任自己颇感到不好意思,但精明的她马上说:“以魏总一表人才,事业有成又是外籍人士,阿拉上海女孩最喜欢您这种成熟的海归男人。” 魏东明并没有回答周主任的话,他搞不明白眼前这位下属是在对他阿谀奉承,还真的是实话实说。 他照旧在电脑前仔细查看公司各部门的周报。 等到了这个周末的下班前夕,周主任轻轻敲门进入魏东明的办公室。 她向魏东明汇报了为员工办理社会保障一事后,十分认真地问道: “魏总,不知您有意找个上海姑娘吗?” 魏东明犹豫了一会儿才说:“认识一下也无碍啊。” 周主任接着认真地说:“这位姑娘在银行工作,做贷款风险管理的。80后的女孩,身高、长相蛮般配您的。我和她提过您的情况,人家小姑娘蛮愿意认识您的。” “是吗?” 听了周主任的话,魏东明还有点尴尬。 “这样吧,明天是周六,下午三点在静安希尔顿酒店的咖啡厅见面聊聊。” 周主任十分果断地替魏东明做出安排。 星期六的希尔顿酒店似乎比平常安静了许多,占据酒店大堂半壁江山的咖啡厅装修得十分华丽辉煌。在吧台的一侧,一个年轻的女生,身穿宝石蓝色的华丽长裙在斯坦威三角钢琴前,舞动着那轻巧精灵的十指,激情地演奏着贝多芬的《G大调小步舞曲》,欢快的节奏、如歌的旋律轻轻地荡漾在咖啡厅的四周,客人在品尝咖啡美味的同时更有音乐带来的听觉享受。 魏东明提早了十分钟来到酒店,找了个靠近墙角的安静地方坐了下来,他还是第一次经历这种通过中间人介绍的相亲见面,心里难免有点紧张。好在这时,周主任正好到来,似乎让他放松了紧张的情绪。 刚坐下一会功夫,魏东明感觉身后传来一阵由远而近的高跟鞋轻微“嘀嗒、嘀嗒”的声音,紧接着一股香奈尔香水的气味飘然而至。银行小姐如约到来,周主任与魏东明都站了起来。 “这位是童锦灵小姐,这位是魏东明先生,新加坡人。”周主任热情地介绍他俩认识,还特别强调了魏东明是新加坡来的。 魏东明没有伸手和童小姐握手,而是很有礼貌指着沙发对童小姐说:“请坐。” 在点咖啡饮料的瞬间,魏东明瞟了一眼童锦灵,果真是典型的江南美女,皮肤十分的细腻洁白,一只表面与表带都是黑色的瑞士雷达腕表,戴在那雪白的手腕上,更凸显黑白分明的效果。大约166厘米的纤长身段,下身着一条浅蓝的七分长萝卜裤,上身着一件白色的衬衣外加一件轻薄的鲜红色毛衣外套,给人以素雅、品位的感觉。一头轻微染过的淡黄色过肩披发,十分飘逸地撒在后背上,浑身上下散发着上海女生的灵气。 “童小姐是上海对外贸易学院的高材生,现在招商银行工作,又是家中的独生女,条件老好的。” 周主任先向魏东明介绍着,然后把脸转向童小姐:“魏先生是新加坡来的IT管理精英,是我的老板,他蛮喜欢上海的,准备在这里安家立业。是阿拉上海讲的高学历、高收入、高素质的三高单身贵族啊。” 周主任滔滔不绝地说着,魏东明则在一旁观察着童锦灵,感觉她喝咖啡的举止非常的优雅,那加糖、加奶、搅拌后把小勺放在托盘上以及举杯轻饮的动作十分的雅致得体,魏东明很注意观察女生的举止细节,马上对童小姐有了很好的初步印象。 大约过了十分钟,周主任和童锦灵用上海话小声嘀咕着,大概是在问童锦灵对魏东明满意吗,是否单独谈下去之类的话,得到了童锦灵肯定地回答后,周主任对他俩说:“实在不好意思,我女儿在老师家学钢琴,四点下课我得赶过去接她。你们俩慢慢谈,我就失陪了。” 周主任欲借故离开,临走前一语双关地交待魏东明:“魏总,等下麻烦您送送童小姐。” 周主任走后,他俩就从上海的气候说到了上海的菜肴。魏东明对童锦灵说:“我还没有吃过正宗的上海菜,听说比较细腻味甜。” “我妈妈做的一手十分好吃的上海菜,特别她做的蟹粉豆腐与水晶虾仁比饭店正宗多了,对啦,要不下个星期天来我家,让我妈做几样地道的上海菜让你尝尝?” 魏东明当然十分乐意,但心里也犯困,总不能空手去她家白吃白喝的,正好那天来上海在机场免税店买了瓶人头马XO酒。不知送礼好吗?还得请教一下周主任,他心里正想着。 “那就先谢谢你啦。”魏东明客气地说。 紧接着他俩就聊起了上海的房子。 “我们家前年买了莘庄地区的房子,一平方米才五千多,现在都涨到一万五千多了。” “是啊,上海的房价节节攀升,都说涨得太猛了。” “你房子买在哪里?”童锦灵问道 “买不起啊,还还得赶紧赚钱,勒紧裤带,积攒房款啊。” 魏东明故作谦虚地说,再说他刚来上海,对买房子还需要时间观察与选择吧。 童锦灵一听这话,心里非常不悦。在上海没有房子,哪个上海女孩子肯委屈嫁给你啊,又不是青梅竹马,可以和你同甘共苦。住房,这是一个在上海这个特大都市最最现实的问题。 后面的话题自然也少了许多,魏东明结了帐后就对童锦灵说:“我去车库把车开上来,你在大堂门口等我一下。” 魏东明开着黑色的帕沙特从地下车库驶到地面。 童锦灵一上车就问魏东明:“这是你的车?” “不,这是公司的车借给我用用。你们上海象新加坡一样,一个车牌也拍到四、五万元,又贵又不合理。” 魏东明那天问过周老师车牌照拍卖一事,他十分不理解上海只管拍卖车牌不分车辆类型。一辆5000CC的奔驰价值百多万和一辆三、四万的QQ小排量汽车所需的牌照费用没有什么区别。魏东明觉得这是劫贫济富。 童锦灵随后在车上一言不发了。 她心想,这个所谓来自新加坡的IT精英可能是徒有虚名吧:买房子要攒钱,买车子嫌牌照贵,说个不好听的简直就是个披着洋衣的外来民工。 上海女孩找对象需要一个好听的名声,更要注意实际的生活品质。她们决不会像那些来自边远地区没见过大世面的女孩子,遇到个台湾人或香港人,看着对方穿名牌衣服,手指戴个钻戒,再听着对方的夸夸其谈,一下子就投入到男人的怀抱里。上海女人找对象,要看现象更要看本质,房子、车子是全款买断的还是银行按揭的?有两套以上房产吗?条件好点的上海女孩最欣赏的老公是:有一张名校的毕业文凭,坐拥老板或跨国公司高管的显赫位置,市中心有豪华公寓,郊外有所别墅或度假屋,一辆欧洲原装进口房车再加一条名狗,完全是一派欧美中产阶级以上的阶层生活。有个电视剧里说得更绝:找对象最好是‘有车有房,父母双亡’,某些上海女孩确实是现实到了极至。 帕萨特快要驶到童家时,童锦灵找了个借口取消了下个星期天的约会。 她对魏东明说:“魏先生,抱歉,我刚才忘了下周日和银行的同事约好去苏州春游踏青。我们改期再约吧。” 魏东明一头雾水连声说:“好的,等你有时间再约。” 童锦灵下车时,随手关上车门,头都不回就径直地往前走了。 望着远去的童锦灵,消失在弄堂深处。魏东明心里有些失落感,刚才在咖啡厅话语不断还满腔热情邀他吃上海菜,突然间就一言不发,临走前又推掉下星期的约会一事,女人的心真像这春天的气候,时晴时阴,变化莫测。 魏东明这才想到昨天的上海青年报谈到80后的特征之一就是来得快,去的快,不知道刚才这位初识的小姐是不是这个特征。 想着想着,还是心情不是太舒畅,第一次在上海相亲就遭遇这种尴尬的场面,他有些后悔听从周主任的这次相亲安排。 周末的沪闵高架格外的畅通,车上的收音机响起美国当红女歌手菲姬的歌声—Biggirlsdon`tcry,这歌声突然让他想起了在美国斯坦福大学的同学万众。 万众是山东威海人,一年多前从美国西部的硅谷来上海发展。魏东明这时想到应该跟万众联系一下,趁着等红灯的时间,他从手机上找到了万众的号码拨了过去。 知道老同学已经来到上海了,万众激动不已:“Peter,你都快来上海一个月了,才给我打电话。你真不够意思。” “Max,我刚来上海忙的团团转,现在才算安定下来。反正以后和你同在一个城市,早晚见面不都一样。” “我和Eva都结婚快半年了,这样今晚大家聚一下,算我给老同学接风洗尘,在华山路附近的欧越年华吧,要我去接你吗?” “不用了,是不是靠近华山路那里,我自己去吧,记得把贵夫人请上哦。” 想到一会儿要会多年不见的老同学,魏东明的心情立即好了很多。电话那边的万众也马上给太太李冰霜去电话。 “Eva,Peter魏来上海工作了,晚上我请他吃饭,你也一起来吧。” “老公抱歉啊,我的股市分析文章还没写完,明天稿子要见报,改天可以吗?” “不行,Peter魏几年不见了,还是他提出说要你一起来吃饭的,你这面子总得给我吧,你那些文章都是应付报社的,少写两段不就行了。”万众催着她。 “那我尽量吧。”李冰霜挂断了电话。 李冰霜是个出生在八十年代初的北京姑娘,聪明能干是她这个年代人的特征。十六岁获得中央电视台中学生英语演讲大赛的亚军。十八岁从北大附中毕业后,只身来到美国,进入明尼苏达州大学读了四年货币经济学,随后又考入了位于加利福尼亚洲的斯坦福大学商学院研究生。斯坦福商学院与哈佛商学院堪称美国东西商院双雄,被认为是美国最好的商学院,这两所学院多次在美国权威杂志的商学院排名中并列第一。也就在那个时候,李冰霜在斯坦福校园里邂逅了同样来自中国的留学生万众。研究生毕业后,李冰霜北上纽约,在华尔街的道•琼斯公司从事证券分析工作。万众则是留在加州,在旧金山附近的硅谷从事软件开发研究。两人分别在美国东、西部两边工作,天天只能靠电话、电子邮件或视频谈情说爱,互诉衷肠,为了解决两地分居,早日结束牛郎织女般的爱情生活,于是两人相约一起回到中国,双双来到他们认为是中国经济首都的上海。李冰霜应聘到上海的一家大型基金管理公司后不久就当上了基金经理,管理着近百亿的公募资金运作。万众也进入张江高科技公司管理着一支软件设计团队。上海这个生机勃勃的职场大舞台让万众、李冰霜他俩海阔天高,尽情展翅。 华山路上的欧越年华餐厅坐落在一个带花园的古老洋房里,老洋房的屋顶铺盖着红色鱼鳞瓦片,清水卵石的墙面,屋顶的烟囱和老虎窗,恰到好处地错落有致。楼前有一片庭院花园,怀旧的色彩充满着整个餐厅。两位多年不见的老同学从大洋彼岸毕业后各奔东西,今天恰能重逢在上海这座充满生机的大都会,万众和魏东明一见面又是拥抱又是拍肩,然后在靠近窗户的餐台边坐下,他们一边欣赏窗外的花园草坪以及盘在清水卵石墙面上的爬山藤,一边回忆起斯坦福校园那古老的图书馆的外景,回忆起了在美国读书的难忘岁月。 看着服务生来回走动的情景,万众感慨地说:“那个时候在斯坦福,我做了三年的餐厅服务生,瞧我现在这玩电脑键盘的双手,曾经为美国人洗刷了三年的盘子。你呀,够聪明的,跑到厨房里跟大厨师当下手,不像我至今这双浸泡多年洗洁精的手依然粗慥无比。” 万众边说边用服务生送来的湿毛巾擦着自己的双手。 魏东明说:“我从小就对厨艺感兴趣,现在我煲汤比以前更好喝了。” 万众说:“好啊,改天再去喝你煲的老汤。” 服务生上了小菜,万众开了两瓶美国百威啤酒。 “我们还是等Eva来了再吃吧。”魏东明说。 “别等了,都快八点了。来为相聚上海干杯!”万众举杯说。 两人碰杯,一饮而尽! 酒菜过后,魏东明问万众:“婚后生活还好吗?” 万众一下子愁眉苦脸说:“Peter,你和Cindy离婚是逃出鬼门关,我和Eva结婚算是走进了围城。” “怎么刚结婚就叫苦啊。”魏东明有点不解,虽然他也曾经历过婚后的痛苦。 “我这才理解你以前常说的:结婚和谈恋爱是完全的两回事,相爱容易相处难。像我们这些六、七十年代的中国男人,从小经历了*后期及改革开放之前的洗礼,吃苦耐劳,得恩知报,珍惜生活的每一切。Eva她们出生在八十年代,打从懂事之日起就享受着改革开放、经济发展带来的社会成果。比较富裕的社会环境,使得她们人格独立却十分自私;懂得享受却不会报恩;追求却不会呵护爱情。我算是看透了这些所谓80后的女人。”万众感慨万千地说。 “我们公司那些80后的女生是蛮聪明能干,独立性很强,工作中能独当一面不输男生啊。”魏东明也颇有同感。 “是的,她们时尚、她们美丽,职场好手、老板宠爱,但是不可能是个好太太。” 万众喝了一大口啤酒后再说到:“就说Eva,绝不可能为了心爱的男人,花上一个上午的功夫去煲什么营养靓汤;更不会为了心爱的男人,坐在午后暖暖的阳光里,亲手编织一件爱心毛衣。前几天有个作者在报纸说,这样的事,在她们看来是无聊至极。80后女生大都不下厨、不洗碗、更不会缝补衣服,但她们会泡吧,分得红酒的产地与咖啡味道的叫法,80后的女生离梁祝化蝶的缠mian渐行渐远了,难怪发表文章的报纸说了一大堆不娶80后女生的理由。” 就在万众深有体会地历数80后女生种种不是时,李冰霜姗姗来迟:“两位在高谈阔论什么啊?” 魏东明赶紧说:“正在议论中国的80后女生。” “噢,很时髦的话题,今天报纸报道80后女生都当上了**十七大代表了。” 李冰霜颇感自豪地说,然后她坐下就问魏东明:“Peter,你终于也来上海了,是过客还是久居?” 魏东明回答:“也不知道上海滩能容下我吗,刚来不久,走一步看一步,感觉上海蛮好的。 Eva,Max说你在上海滩的证券市场如鱼得水,看来那时在华尔街没白干啊。” “算是赶上中国发展的机遇吧,你不是也来了上海。”李冰霜回答道。 “我还以为你带着Max一起到北京发展。”魏东明说。 李冰霜有点不解地问:“为什么到北京呢?” 魏东明说:“你是北京人,Max也是北方人,可能更习惯北方的生活。” 李冰霜笑着说:“上海可能更有吸引力吧,现在都不时兴北漂了,海漂更有魅力.” “看你俩在这里安家立业,恭喜你们!”魏东明深深地祝福这对老同学。 “来,不管是过客还是久居,为上海干杯!” 万众举杯提议,三人碰杯一饮而尽。 晚餐后回到家中,万众不高兴地对李冰霜说:“我们都快吃完了,你才姗姗到来,也不会先来个电话说声Sorry。Peter魏是第一次到上海,想当初你到新加坡淡马锡考察,他那么关照你,人啊,懂点知恩图报。” “我都把那稿子缩短了一半,文章是署我李冰霜的名字,写得好不好,我都牺牲了。今天又是周末打不到车,我尽力赶来了,你还唠叨什么。” 李冰霜一边咬着万众帮她削的苹果,一边不耐烦地顶着万众,她正要把吃了几口的苹果扔掉,万众一把抢过苹果,说道:“才吃了两口你就这样扔掉太缺德了。” “都剩果芯了,还能吃吗?” “怎么不能吃,看还那么多果肉呢。”万众看着拿在手里的苹果,无奈的摇摇头说。 “你真是一副穷酸相,也没有像你这么节约的。” “想当初,这苹果还要凭票证买。” “21世纪都过了好几年了,还在谈上个世纪的事,你又不是收古董的,真没劲。” 李冰霜说完转头进洗手间。出来时,看到万众正蹲在墙角擦皮鞋,又笑话他:“瞧你这双皮鞋从美国穿到中国来,后跟都磨了一大截,也不去买双新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老婆抠门。” “这皮鞋也没破,不就是鞋跟磨损了点还能穿,干吗要买新的。” “都像你这样,经济怎么会发展,消费促进经济增长啊,像你这样的人再多些,商品肯定要滞销,中国经济又要从通胀回到通缩了。” “你别忘了,这双皮鞋还是你在纽约买给我的,我一直珍惜着。哪像你把过去的事都忘了一干二净。” “这皮鞋和感情是两码事,怎么能等同相比。”李冰霜反驳道。 “那时候就是穿着这双皮鞋让我加深了对你的感情。”万众说着继续埋头擦着皮鞋。 “我说你啊,要懂得点与时俱进。就像你老爸那辈人学的是*思想,你那时学的是*理论,到了我就只知道的是三个代表,现在则是时兴科学发展观了。别老抱着过去的不放,亏你是搞IT的。”李冰霜说完头一扭坐到餐台上,打开起了手提电脑。 万众擦好了皮鞋,洗澡完穿上睡衣出来,他看了一眼客厅的李冰霜大声说:“我上chuang了。”言下之意让李冰霜也赶紧睡觉。 李冰霜回答:“我还有点事做,你先睡吧。” 万众独自一人躺在床上,心里十分怄气。打从蜜月以后,他和李冰霜几乎没有什么夫妻间的***。就是蜜月那屈指可数的几次夫妻生活,从男人的直觉中,万众也发现李冰霜似乎只是在应付他,整个zuo爱过程没有激情更谈不上轰轰烈烈的高潮气氛。 本来今晚喝了点酒,他想着能和李冰霜亲密地享受一下夫妻生活。 过了许久,看着客厅的李冰霜还在电脑前忙着,一点也没有要回卧室睡觉的迹象。万众心想:“看来她又在找借口拒绝过夫妻生活。”万众气愤地把卧室的灯熄灭。 房灯是熄灭了,可却无法关闭住夜的微光与万众心中郁郁不满的火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