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男s调教玩弄一女m文&男人强行往b里放入冰块

在女孩身上反复试验了几次,谢东涯得到了证实。只要他想看就能看穿女孩的衣服,如果谢东涯愿意,连女孩的骨骼都能够看的清清楚楚。 https://www.mmzzhi.com/wp-content/uploads/2019/10/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335.jpg 有了这一发现谢东涯顿时便兴奋不已,而且他发现看东西也不再是紫色,这证明自己的眼睛已经恢复了正常。 “不用谢了,我还要上班去呢,再见。” 也不管还愣在原地的女孩,谢东涯兴致勃勃的跑到医院,有了这个功能,相信以后在医院也能混的风生水起。 兴致勃勃的跑到了医院,一进办公室谢东涯就看到李彤那张板的很严肃的脸。刚刚一直在女孩身上做实验,谢东涯都忘了时间,现在已经是八点零五分了。 李彤今年二十八岁,是外科的副主任,主管纪律。不仅医术高超而且对科室里的人员要求十分严格。别说是迟到五分钟,就算是迟到一秒她都会毫不犹豫的扣掉你的奖金。 能坐到副主任的位置上李彤并不是靠她的长相,而是真正的能力,如果谁要是把她当成花瓶,那倒霉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轻轻的靠在身后的办公桌上,李彤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谢东涯。今天她并没有穿白大褂,而是穿了一身米色的香奈儿职业套装。 套装将她那凹凸有型的身材衬托的恰到好处,再加上她那张天使般的脸蛋,绝对坐的院花这个位置。 但她那丝毫没有笑容的脸,不知道止住了多少暗恋者的脚步,也让她得了一个冰美人的称号。 见李彤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谢东涯就知道这个月的奖金肯定又泡汤了,光玻璃就扣了他八百块钱,再被扣了将近,看来他后半个月只能靠借钱过日子了。 眼睛不经意的扫在李彤的身上,谢东涯用了透视的功能。反正奖金已经没希望了,那还不如收点利息,先看过瘾再说。 “谢东涯,你迟到了知道吗?” 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谁也看不出李彤的心情如何。办公室里的人都对谢东涯投去同情的目光,落在这个女人的手里,肯定是没好果子吃。 “主任我知道错了,以后不会再迟到了。” 眼睛不断在李彤身上扫视,李彤的胴体已经被他看了个遍。这女人不仅人长的漂亮,而且身材也十分惹火,谢东涯感觉到鼻子一阵发痒,如果再看下去自己很有可能会留鼻血。 最终谢东涯将目光锁定在李彤的胸脯上,发现她左胸下面居然有一颗芝麻大的红痣。而谢东涯的身下也有了反应,正好对着李彤的方向,吓的谢东涯感觉拿包挡住。 “恩,以后注意点吧。” 听到谢东涯的话,李彤只是淡淡的恩了一声便出了办公室。谢东涯一阵莫名其妙,这女人今天是怎么了,居然没扣他的奖金,不过这也是好事,谢东涯也顾不得再想那么多。 “你小子是祖坟上冒青烟了,冰美人居然会放了你一码。” 李彤刚刚走出办公室,谢东涯的死党马志强就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马志强跟谢东涯是在一个学校毕业的,随后又在一起实习,关系当然不一般了。 “嘿嘿,没准是她看上我了呢。” 朝马志强呲牙一笑,谢东涯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一想起刚刚看到李彤那副熟透了的身体便兴奋不已,下身还在严重充血。 “喂,东子,医院今天早上接了个病人,你猜得的啥病?” 谢东涯屁股还没做热,马志强便又凑了上来。马志强比谢东涯大一岁,一直管他叫东子,整个医院也就他会这么称呼谢东涯。 “我次奥,这让我去哪猜呀?” 没好气的白了马志强一眼,谢东涯说道。医院一天接收那么多的病人,让他猜肯定是猜不到。 “我跟你说,今天早上来的那人那儿萎缩,比七岁小孩的还小,也不知道那货玩了什么妞,把他弄成那样。” “啊?还有这种事?” 挠了挠脑袋,谢东涯一脸的吃惊。听说过肌肉萎缩,脑萎缩,但还没听说过那地方萎缩的呢。一个成年人的东西萎缩成七岁小孩那么大,那还不如让他直接去练葵花宝典,没准华夏又能出一个像东方不败那样的高手。 “真的,你要不信等下我带你去看看,在高V病房呢。听说等下院长要组织全院的专家给他来个会诊,咱们实习生可以旁观。” “哦,那还真是不错,我倒想看看,一个大男人怎么就缩成小孩子了。” 两个人说笑了一阵便跟着自己的导师查房,这是每天必须的工作。等查完房回到办公室已经九点半了,谢东涯和马志强立马又去了八楼,因为高级VIP病房是在八楼的。 此时医院的专家已经都集合在8号VIP病房里,病床上躺着一个年纪大概在二十六七岁左右的小伙儿,小伙儿名叫常书豪,是常氏集团的少东家。 常氏集团的生意做的很大,是东海绝对的龙头企业,下属的产业数不胜数。像常书豪这种高级富二代肯定是要住高V的,高V病房虽然比不上五星级的宾馆,但也差不了太多。 谢东涯和马志强到病房的时候院长梁世昌和副院长赵明阳正在低头交流着什么,所有的专家则都目不转睛的盯着床上被扒的一丝不挂的常书豪。 两人个进来也没有人在意,房间里还有不少的实习生,都目光灼灼的看着床上的人。而谢东涯一看到常书豪那已经快没了的东西差点没笑出声来,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常书豪看样子最起码有一米七五的身高,而且身体十分壮实。不过这种壮实的身体配上一个小孩的东西,看上去十分的不协调,特别滑稽。 病房里的专家都在窃窃私语的研究着病情,看那样子是没什么结果。而躺在床上的常书豪被一群人围观十分不爽,脸色特别难看。 也难怪,换成是谁得了这种病,而且还被一群人像看猴子一样围观心里肯定都不会舒服。 “院长,不知道你们医院有什么办法没有。说实话,我已经跑了不少家医院,而且也请了不少的名医,但我儿子的病始终不见好转,而且他那东西也一天比一天情况糟糕。” 说话的是常书豪的父亲常氏集团的董事长常建云,常书豪是常家独子,关系着常家人丁的兴盛,即使以他的身份,见到一群专家只是窃窃私语却不发表意见有有些坐不住了,急忙对梁世昌问道。 此时梁世昌手中拿着CT片子正在和赵明阳正说着什么,听到常建云的话梁世昌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缓缓摇了摇头。 “从片子上看令郎身体并没有什么状况,常先生给我一点时间,我们研究一下再给您个答复。” 梁世昌已过花甲之年,在东海市的医界还是有着一定威望的。听到梁世昌的话常建云微微叹了口气,之前这种话他听的实在是太多了,但最后却都找不出原因,心里已经开始绝望了。 “我想我知道原因。” 就在气氛十分沉闷的时候,一道极不和谐的声音响起。虽然病房内的所有人都将目光移到了门口方向,发现说话的居然是外科的实习医生,谢东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