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同学征服的小说全集 同学聚会偶遇初恋男友

曹茜推门进去,又看见穆青的背影。 她走过去,低声说了一句:“事情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办了。” “怎样?” https://www.mmzzhi.com/wp-content/uploads/2019/10/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341.jpg 穆青嗯了一声。 曹茜说道:曹家在曹凯死了之后,这批子弟当中,大多都很是纨绔。没有拿得出手的人了。曹凯一死,副司令一下。曹家基本上已经是群龙无首了。还有几个不上不下的叔伯辈,起不到什么作用。现在也就是有那个老不死的撑着,才没有乱。如果我们给予他们一些许诺,曹家必乱!” 穆青微微一笑:“你这么一说,似乎曹凯的死,对曹家来说还是很伤的啊。” 曹茜点了点头:“实际上曹凯除了私生活上有点毛病,其他方面还是挺厉害的。” 穆青呵呵笑了一下:“既然如此,那就让那个老不死的死掉就好了。” 曹茜说:“这个很难。黑十字在他身边安排了两个挺厉害的打手。一般人近不了身。他的身体再坚持一年还是没有问题的。” “一年?” 穆青冷冷一笑:“秦博都和李恒星联手了!知道吗?事情已经进入到了最后的阶段!一年?不用一年,一个月都不到了,这片天就要变了!” “可是……” 曹茜脸色变了一下。 穆青冷冷看着她:“我不想听这些,想要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就要拿出你觉得合适的能力来。不然我要你干什么?来当一个花瓶?” “是!” 曹茜娇躯一颤,差点跪了下去。 “人总是有欲~望的,明白吗?” 穆青冷冷看着曹茜:“即使是老人,在男女方面没有了欲求,那他也会有其他的欲求。你要明白,欲~望才是推进这个社会发展的原动力。他要是没有任何欲求,就不会活这么久。” 曹茜一听,眼睛亮了起来。 穆青呵呵一笑:“没错,找准他的欲求所在,就能轻松击败一个人。” “受教了!” 曹茜顿时豁然开朗,告别离去。 等曹茜走了,林希儿才从内屋走了出来,看了穆青一眼:“你也急了?” 穆青温柔地看着林希儿:“我能不急吗?现在海派看着占据了一些主动。可是实际上却是虚假的繁华。叶兴策能不能进入京城,还不好说。而且叶兴策是亲刘毅那边的。张庆华?呵呵,从他身份暴露开始,人们就不会允许再给他丁点机会。” 说着说着,穆青的眼睛就眯了起来:“所以……” 林希儿走过来,靠在穆青的身上:“所以你必须把想法打到左魔的头上。” 穆青呵呵一笑:“这一切又何尝不是左魔想要我们去做的?” 林希儿娇躯一颤:“你的意思是……” 穆青缓缓站了起来,悠然看着远方:“左魔是什么人物?现在所有人都把主意打到了他的窝点上面。他能不知道?可是,他有多久没有给我们下达任务了?沉默往往代表着即将的爆发。我在想,左魔是不是想故意把我们所有人,都吸引到那边。他想做什么?” 林希儿俏脸微变:“这个想法太可怕了。” 穆青道:“可是也最有可能啊。” 林希儿摇了摇头,深深吸了口气,然后脸色骤然巨变:“你的意思是……左魔大人他是想……” 穆青冷冷一笑,点了点头:“他快死了。他要在自己死之前,来一场最后的宣判!” 宣判! 林希儿吓得脸色都瞬间失去了血色。 仅仅是这两个字,就能让人感觉到这件事情的匪夷所思,和即将发生的一场震惊世人的浩劫。 “所以,拿下曹家才是关键,我可不想不能活着回来啊……” 穆青淡淡一笑。 …… 穆剑霖对于苏婵来说,定然是一个不太好的回忆。 因为苏婵的这一生的坎坷,很可能就是穆剑霖亲手设计的。然后还给他生了一个女儿,苏娜。苏婵痛恨着这一段改变她单纯的经历,可惜她只是一个女人,一个祸水。她对这一切,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之后又被穆青送给穆剑霖,那段时间应该也是苏婵人生中最为黑暗的时间。 所以我说我要去找穆剑霖,她刚开始并不是很愿意。 可是这件事情真的太重要了。 我和她收拾了一下,第二天就开始出发。 时间已经越来越紧。还有五天就是春节。 但这件事情比较隐秘。所以我们两个人,还是先坐着飞机,回到了魔都。甚至都没有带楚可儿。因为这件事情要是被秦博或者穆青那边发现的话,我会担心他们捷足先登。 他们可都不是吃素的。 回到魔都之后,又准备了几身比较能乔装打扮的衣服,我和苏婵才开着一辆破捷达上路。 “太行山?” 苏婵给我指了一个方向,让我都愣住了。 太行山。 那可不就是我的老家么。 苏婵点了点头,今天的她很是漂亮。虽然魔都天气好,但知道这次是要往很冷的地方去,所以她穿了一身白色的皮草,毛茸茸的感觉,配着她那冰肌玉肤,真是美到冒泡。坐在这辆破捷达的副驾驶座上,都感觉画面有点不搭。 路上苏婵就一直情绪不怎么样。 可能是想到要去见穆剑霖,心里很不得劲。 魔都开回晋省的话,还是需要一点时间的。再快也要半天时间。还好苏婵也会开车。两个人就倒着开。早上出发的,到了晚上,也就到了苏婵知道的地方。 其实我很想问一下苏婵,她怎么会知道穆剑霖会在这里。 但还是没好意思问出来。 路上和美人陪伴,也少了很多疲惫。光是闻着她身上的那淡淡的清香,就能让人心旷神怡。她真是一个妖孽一般的女人,这种女人注定就是来为祸人间的。 “是这里?” 我看了一眼,我们的车子停在了一个村庄。 晋省的村长大多住的窑洞,窑洞这东西很棒,冬暖夏凉。村子里的人们,已经开始置办年货了。在北方,年味还是很重的。一到春节的时候,临近的几天,家家户户都放下手里的工作,开始享受这一年最喜庆的日子。 有的人已经开始在贴对联。 有的人家已经开始宰猪杀鸡,村里时不时响起那些牲畜嚎叫的声音,特别有生活的画面。 因为我们到的时候已经晚上了。 所以干脆在附近的镇上找了一个住的地方,到了第二天早上,才又过来。 我们把车子停在村门口,也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现在的农村家庭,也都有了自己的车子。所以一辆破捷达,还是吸引不了他们的。 倒是苏婵的出现,还是一个麻烦。 她刚下车的时候,就有一个大爷多看了她一眼,手里的老烟枪都没拿住,给掉地上了。 一看这种情况,我赶紧拉着苏婵,找了村附近的一条小路。这个季节进山,是很简单的。太行山大多都是石头,这个时候又非常寒冷。 还好苏婵今天准备了一双平底鞋。 平时经常看她穿高跟鞋,第一次穿平底鞋,看上去还是有那么几分的可爱。这条小路还好,可能是因为大早上的原因,也可能是因为冬天不需要在田里劳作,一路上都没有什么人。 “还远吗?” 走了将近一个小时了,我们已经来到了比较深的山里。 虽然我身体一直不错,但也已经有些气喘吁吁了。 苏婵一个女人,也是脸颊通红,喘着气,那张娇艳性感的嘴唇中,不时地呵出白气。 “还得一个小时。” 苏婵呵呵一笑。 我一听白眼一翻:“那我们还是休息下再走。” 还好山上到处都是石头,晋省就是这点好。山上经常有很大的石头。 苏婵和我坐在一块石头,打开手里的纯净水,喝了几口。 “这就是晋省,果然穷山恶水出刁民……” 苏婵看了我一眼,突然咯咯笑着。 我白眼一翻:“扯淡,晋省有钱人很多的。知不知道有那么几年,晋省的存款都是全国第一。” 实际上全国的人,都对晋省有着一些偏见。觉得就是老陈醋,很抠,还有煤老板,暴发户。有钱的富得流油,没钱的穷得要死。这些的确存在。而且随着这几年煤炭行情也不是很好,晋省的情况每况愈下。官场也出现了塌方式的沦陷。 所以人们对晋省的感观,就更不好了。 每次人们说到这些的时候,我的心里还是有些不爽的。 毕竟这里可是我的家乡。 他再怎么不好,我们可以说,被人说就不一样了。 苏婵笑道:“看你急的。开个玩笑而已。” 我呵呵一笑:“倒也不是急。只是觉得有失公允而已。刚建国的时候,谁敢说一声晋省的不是?知不知道打仗打得最多的,可就是晋省这一代。后来全国改革开放。一车皮一车皮的煤炭,从晋省拉出去,到粤省,到海边城市,到任何需要煤炭的地方。那时候,全国的取暖发电炼钢工业,都要看晋省啊。结果呢?” 我嗤笑一声:“结果煤炭过去了,没钱!” “全都特么打着白条,到现在,魔都欠晋省的钱都没有还清!到了最后,晋省的环境污染了,煤炭挖空了。人们回头一看,哟,你看这么一群土老帽……” 苏婵白了我一眼,看着我这个愤青样,笑了起来,伸出冰凉的手,在我脸上搓了几下:“能不能不要这么愤青,聊聊天而已。” 对苏婵这种亲密的动作,现在似乎都有一种习以为常的感觉了。 她就是这样的女人,时而成熟,时而少女。那张倾国倾城的脸蛋,认真地看着我。嫩出水来的皮肤,被冻得通红通红。秋水眸子似笑非笑看着我,那薄唇之间喷出来的香甜,直接喷在我的鼻子之间。 一时间看得竟然有些痴了。 “走吧……” 我咬了一下舌尖,赶忙移开眼睛。 苏婵看着我的狼狈样,在后面咯咯笑着。 这应该算得上我和苏婵第一次同行。 “喂我走不动了!” 苏婵看着我的背影,娇嗔一句。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拉上了她的手。这下苏婵开心了,哼着小曲,被我拉着,走在这深山老林里面。 这里会不会有狼? 苏婵问了我一句。 我说不会有,抗日那时候还有。现在哪有,狼多值钱啊,一匹狼现在都是几万块钱,有也被人给抓走了。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狼,而是人。 那就好。 苏婵放心了。 不过有野猪。 我突然说了一声。 苏婵叫了起来:“真的假的?” 我看着她被吓得,两只手都拽着我的胳膊,刚要哈哈大笑取笑一下。 可是很快,我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两声很奇怪的声音,在我们前面响了起来。 …… 不是很喜欢和苏婵激情一下么……但我还是不愿意真的拿下她,暧昧一下好了。毕竟是丈母娘啊